第两百七十章 筵席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青槐,青槐!”一个轻柔的呼喊声几乎让曹青槐瞬间落下泪来。


    “爹!”曹青槐睁开眼睛,就看见曹玦一脸关切地看着自己,几乎是本能地扑进了他的怀里“爹,你去哪里了,我好怕,我好怕,我以为我要死了。”


    曹玦的怀里有淡淡的檀香味,一双温暖粗糙的手轻轻地抚摸着曹青槐的后背,声音徐徐“不怕,不怕,爹爹不是回来了吗?你看,这是什么?”


    曹玦如变戏法一样变出一块碧绿色的玉佩,那块玉佩透亮纯净,是槐叶的模样,纹路分明,栩栩如生,上书一个曹字。


    曹青槐似乎已经忘记了之前落水的恐惧,那块玉佩被吊在空中转啊转啊,她一把抓住“爹爹,这是送给我的吗?”


    “当然是送给你的,这一辈子,你都要带着它。”曹玦说完这句话,突然一阵光照了进来,竟然瞬间消失不见。


    “爹,爹,你回来,你回来。”曹青槐捏着那块玉佩,惊慌失措。


    “小姐,小姐!”绣眼轻轻地推醒了曹青槐。


    曹青槐睁开眼,这才惊觉外面已经黑了,屋里掌了灯,花姑子和虞琊也靠在暖榻上睡着了。她坐起身,发现自己刚才穿的外袍和纱衣被脱下叠好放在一旁“怎么了?”


    “时辰到了。赵鹤已经在外面等着了。”绣眼拿起一旁的衣裳给曹青槐穿上,然后拍了拍花姑子和虞琊“该起来了。”


    曹青槐穿好了衣裳,花姑子和虞琊也起了身。天气寒冷,三人披上裘衣斗篷,绣眼就拉开了门,冷风瞬间袭来,大家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这时,汤斌和穆堇领着两个护卫挎着大刀就来了。


    文杏和文鹦站在赵鹤的身后,两人脸上都泛着一丝冷意。


    赵鹤倒是一如既往地温和,只是说出的话却并不温暖“今日晚宴,宾客众多,曹小姐只能带一位侍女。至于其它的人,且留在院子里,厨房呆会会送膳食过来。”


    只能带一个人。


    绣眼自觉地往前迈了一步,她要跟着小姐,万一出了事也能挡在小姐面前。


    曹青槐却拉起了虞琊的手“虞琊随我去吧,绣眼忙了一下午了,好生歇息。”


    绣眼眼神暗淡,却还是听从了曹青槐的吩咐往后退了一步。


    “汤师傅穆师傅也回去歇息,等我回来。”


    “是。”


    现在是在赵王府,大家都不敢轻举妄动,就是花姑子也纯良了不少,见曹青槐和虞琊跟着赵鹤离开了,她和绣眼站在廊下看了半晌才转身进屋“行了,既来之则安之。”


    赵郡虽然没有下雪,但是夜晚的风却如刀割一般,曹青槐的整张脸都掩在帽子里,紧紧地牵着虞琊的手。


    两人都十分紧张,手心一阵一阵冒汗。


    路上很安静,只听得到脚步的声音。


    走了一刻钟,就见前边的院子灯火通明,丫鬟仆妇进进出出,食物的香气蔓延在空气中。


    走在前面的赵鹤却突然止住了脚步,曹青槐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只见右边的小径上走过来一群人,两侧有丫鬟拎着灯笼、香炉、后面是一座轿辇,由四个膀大腰圆的仆妇抬着,轿辇上坐在一位妇人,那妇人珠光宝气,雍容华贵,只是因为脸庞太过消瘦而显得刻薄难以亲近。


    赵鹤率先跪地“王妃安康!”


    文杏和文鹦也跟着跪下。


    曹青槐拉着虞琊准备也跪下,却见虞琊站在原地,直愣愣地看着轿辇上的女子。


    那女子似有所觉,也朝这边看了过来,在看到她们两人时,目光没有丝毫的波动,轻飘飘地移开了视线,轿辇眨眼就经过了她们直接往院子里去了。


    见王妃的轿辇离开了,赵鹤这才满头大汗地站起身“那位是王妃,往后如果你们想在王府里讨生活,还是要乖巧一些,否则给自己招来祸事倒是小事,免得殃及家里人。”


    赵鹤似乎不欲与她们多说,提点了两句就抬腿往院子里去。


    曹青槐和虞琊落在后面“怎么了?”


    虞琊摇了摇头“那位就是我的大堂姐虞卿。”


    曹青槐点了点头,就是因为这位大堂姐,虞家的人才会登门寻求庇护,却带来更多的噩运。


    两人沉默不语地进了院子,一阵热气涌来,就见院子的当中架着篝火,成人腰粗的树木烧燃着,噼里啪啦作响。还没进屋,就听到了屋里丝竹声声,谈笑声声。


    果然,当曹青槐和虞琊站在门口时,屋里的热闹瞬间把她们淹没,只是这热闹简直让人震惊。


    这间屋子摆了少说有一百来张桌案,不仅有年轻俊朗的公子,还有大腹便便官家老爷,穿梭其中的竟然都是穿着暴露的女子,那些女子或有惊慌,或有委屈,或有不甘,可是,她们的这些神情落在那些公子老爷严重便如上等的春药一般,愈发让人兴奋。


    那些女子,不无意外地穿着紫色的纱衣,翩翩如蝶,就像断了翅膀的蝴蝶落在泥里。


    眼见着这一幕,虞琊震惊之后竟然反应十分迅速,一把就要扯下曹青槐身上的纱衣就要套在自己身上。


    因为进来屋子,身上的裘衣和斗篷已经褪下了,此刻曹青槐身上的那件紫纱衣格外显眼,虽然她里面穿了一件袍子,但是众人看着她却愈发地狂热了。看惯了那些一览无余地女子,再见曹青槐混身包裹严实,更是让人心中百爪千挠一般。


    曹青槐的手按在虞琊的手上,轻轻拍了拍“无妨!”


    虞琊浑身颤抖,一脸担心。


    “曹小姐,这边请!”赵鹤领着曹青槐穿过一个又一个桌案往前走去。


    曹青槐的桌案在中间,左右的公子老爷垂涎欲滴地看着她,恨不得即刻就将她吞入腹中。


    曹青槐眼神一冷,手心不自觉地多出一个飞镖。


    这时一阵酒气袭来,曹青槐还未坐下,就见一个硕大的身影朝自己撞过来,那人油光满面,一脸猥琐地伸出双臂就要抱她。


    虞琊就要挡在她的面前。


    曹青槐一把拉开虞琊,直接伸出手中的飞镖,那锐利的尖角让在场的所有人立刻清醒了。


    。
您正在阅读《庭下槐》的章节:第两百七十章 筵席
手机阅读地址:https://wap.43xs.com/read/324/324259/79352048.html
【高速文字首发 WwW.43xs.com 风雨小说网 手机同步阅读 m.43xs.com】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