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 陷害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麒麟硬撑着要从地上起来,长枪两头都是尖再加上他头晕眼花,滑了几下一头栽倒在青石板地面上。这时候孙大头才怯生生的从人群后面挤出来,摇头晃脑一副小人得志的模样。


    “哎呦呦,有道是魔高一尺道高一丈,你再有能耐还能有咱们县太爷手段多?”


    即使如此孙大头还是没敢上前半步,前脚刚迈进屋门又退了出来,故意装作满不在乎的样子对军兵们一挥手。


    “给我绑起来!全数押到大牢等候升堂审讯!”


    一声令下,周围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也没敢动,等到那孙有权使劲踢他们的屁股才有人踉踉跄跄进到屋子里。前面的人图省事儿,架起矮冬瓜就往外走,紧接着就是舍家的三小姐也是被俩人架着出了门。等到澹台隐的时候军兵畏畏缩缩不敢上前,有人偷偷地把那宝剑被抽了走,这才有人敢上前抬人。


    最难办的就是麒麟,这家伙留了一手,假装在地上一动不动等到军兵上前抬他的时候忽然发难。可他也是忽略了这蒙汗药的药力,虽然刚吃下去的时候不觉着怎么,时间一到就连老黄牛都能药趴下。


    麒麟吓得他们不敢上前,孙有权气急败坏冲上前来,先是一把将那杆霸王枪给躲了过去。这霸王枪虽然混铁凝钢打造可中间是空心的也不太重,提长枪就在麒麟的大腿根上戳了一下。虽然很疼,但麒麟这时候已经是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两眼一黑人事不省。


    孙有权一副嚣张的模样,扔掉大枪,“来人搭把手!一个个吃着老子的官响,真到了用人的时候都给我歇菜?快给老子滚过来抬人!”


    人都被当差的抬到大牢里,孙有权拍拍手来到后跨院的大宅,这地方本就是预备着给那贵客住的地方,如今得知县太爷要来更是收拾的干干净净。为了招待县太爷,孙有权愣是把自己家的紫檀木桌椅板凳外加香檀木的床给搬了过来,为了搞定县老爷他可是下了十足的功夫。这都是小事儿,从县太爷进到水运镇的那一刻起,一封礼单递上去,立马就有载着金银的马车从水运镇出发到县太爷的家。


    里里外外,光是王守仁左右的随从就打点了不下上千两银子,孙有权当官这么多年大半的积蓄都花了出去,虽然心疼,可买全家好几条性命还是值得的。他不是傻子,钱没了可以再贪,命没了可就什么都没了。在这个道理上他倒是想的明白,所以给县太老爷上礼他是一点也不含糊。


    王守仁本就是打算借着巡视百官的名义敛财,水运镇地大物博可也没想到这家伙还敢贪污皇上御赐的官银。县太爷倒是很看好这种人,他要做就尽管要他去做,上供给他的银子是一点也不能少的。赏识归赏识,如果不赏识他孙有权是个“能人”还会放任不管?查清皇上御赐的官银亏空,报上去那也算是大功一件,正是因为赏识他所以才给他留了条活路。对他来说贼人比清官有用得多。


    王守仁这会儿正在独自饮茶,等到孙有权一进屋便放下手里的紫砂壶。


    痰嗽一声,“咳咳,找地方坐下吧,事情都办妥了?”


    “办妥了,万无一失,保准他们是插翅难逃,如果您不放心我这就派人去把他们的手筋脚筋给挑破,这样就算是当年的武圣人再世也无可奈何。”


    孙有权没敢坐下,始终低着头,抬眼皮悄悄地看大人的颜色。


    王守仁摇了摇头,晃动手中茶碗到,“不可。既然还没有定案就不能妄自动刑,倘若日后漏漏风声也会影响本县令的名声。量他们也跑不了,先饿他们两天,等到他们筋疲力尽的时候再升堂问案。等到那个时候人的精力衰退,再加上大刑伺候,就不怕他不招认。”


    “大老爷果然好计策,小的这就吩咐下去,饿他们三天三夜。等到第三天头上那是口干舌燥,再加上三天三夜吊在刑枷上,就算是梁山好汉也得被折磨的服服帖帖!”


    最近两朝兴起有一种刑罚叫做蹲小号,这是由各地的衙门自主研发的一种刑罚。蹲小号,顾名思义就是蹲着,而这种蹲绝对不会舒服。有的是石头垒起来的,也有用木板子钉的,也就是半人高不到的笼子。笼子的大小刚好够一个人大低头,得使劲弯腰才能钻的进去,而钻进去以后的空间又格外小,除了蹲着没有任何活动的余地。如果是寻常人别说是蹲三天三夜,就连蹲一天都疼得龇牙咧嘴。长时间蹲着,一两天还好,倘若真的蹲上三四天,那腿就不能要了,好不好就得蹲死人。而这种蹲小号蹲死的人是不算在衙门的过失当中,所以很多人借着蹲小号为名向囚犯家里索要钱财。不给钱?不管大事小情让你蹲上一两天,运气好的腿废了,运气不好人就得废。而且死还不会死在衙门,等到半死不活的送回家,人死到家里,跟衙门是一丁点关系也没有。


    蹲着难受,站着一样也难受,还有一种刑具是专门强迫人站立的。最简单就是把人用铁索吊着,让脚尖稍微能够挨着地面,膝盖不能弯曲就这么吊上一天也怪难受的。可这种刑罚并不算严重,吊着总不会把人吊死,县太爷就是看中了这一点。王守仁自命为清正廉明,爱民如子,所以对待囚犯也要展现出他善意的一面。


    虽然表面上别人都奉承说王县令有多么多么贤能,王县令有多么服众,可到了背地里没一个人不戳他脊梁骨的。可是不管人们在背地里怎么说,骂遍了他十八辈祖宗也不能拿他怎么样。但凡有人敢当他的面说他的不是,或者是聊闲天的时候被他听到了,表面上不搭理你,日后更有苦头吃。


    王守仁还有唯一一个优点,他这个人比较贪财,为了钱什么都干。可他还秉承着能不杀人就不杀人的原则,就算是作假案也要按律治罪。他倒不怕有留下活口养虎为患,老百姓人微言轻,就算是说破天又能拿他怎么样呢?


    。
您正在阅读《急品小师妹》的章节:259 陷害
手机阅读地址:https://wap.43xs.com/read/324/324261/79352574.html
【高速文字首发 WwW.43xs.com 风雨小说网 手机同步阅读 m.43xs.com】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