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九章 婚礼(十)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三皇子这句话,声音其实不大,但足以把季雨菲给吓得差点厥过去。


    谁能想到这个变态竟然没走啊。


    而且这都第几回了啊,每次都这么莫名地出来吓人,陈长安你确实是个变态你知不知道啊!


    还有,既然被发现了,等下自己要怎么从这变态手里逃走啊?


    季雨菲便只好依旧闭着眼睛在脑子里疯狂地想对策,可惜还没等她想出来,屋里的三皇子已经说话了“好些了么?”


    这是在问自己刚才那副眼前发黑、狼狈往前冲的样子么?


    没办法,季雨菲只好睁开了眼睛,讪讪地回了句“好些了,就是头还有点晕,腿也还有点麻。”


    先装个弱者希望能博取点同情并顺便转移下注意力,希望有点用。


    本来想要马上跑走的,但现在确实头有点晕,腿也还是麻得厉害,跑不快啊。


    “哦?看样子是蹲得久了。”三皇子答了句,然后在季雨菲警惕的注视下起身走到了窗前,冷不丁地伸出双手按住了她的脑袋。


    “你干嘛?”吓得季雨菲赶紧往后仰头,完了,这神经病想要折磨自己么?


    “你不是说头晕么?”三皇子却依旧一副微笑着的表情,看着心情很不错。


    一时间,季雨菲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这人,该不会如今又分裂成另外一个人了吧?一个温柔斯文有爱心的人?


    想了想,决定试探一把,毕竟自己刚才是在偷听,谁知道他们在里面商议什么可怕的事,按宫斗剧的剧情走向,偷听的人一般是要被杀人灭口的!


    但如果眼前这人不是真正的三皇子了,那搞不好自己可以逃过一劫。


    没办法,人在危险境地,总得搏一搏。


    季雨菲便努力换上一副镇定的表情,一边把三皇子在自己太阳穴上按摩的手扒拉下来,一边试探性地问了声“陈长安?”


    “都跟你说了,叫长安!”三皇子在季雨菲脑门上轻轻一弹,负手施施然走回了椅子坐下,又朝她招招手“进来吧。”


    看来还是那个霸道总裁人设没变,季雨菲脑袋里想着事,听了三皇子的招呼,未及多想,便用手撑着那跟自己腰部齐平的窗台,还算灵活地跳进了屋里。


    进去以后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管他是神经病还是变态,自己刚才为什么不跑呢?脑子是有坑吗?


    没看三皇子,似乎都被她这个如此主动的动作给惊呆了,上下看了她一会儿,才笑着说了句“果然…”


    果然是个脑子有坑的吗?还是说自己果然刚才是在说谎、其实腿根本没有麻、现在能如此灵活地跳窗而进?


    随便你怎么想吧,反正我就是个自投罗网的笨蛋!季雨菲转头看窗外如果现在再跳出去,三皇子能抓住自己么?


    “蹲了那么久,坐下来歇会儿吧。”屋里的三皇子说话了。


    歇会儿?歇什么歇,本郡主还想着等下动作利索一点翻窗出去来不来得及逃呢。


    见季雨菲依旧手搭在窗台上站着不动且眼睛还在不断地瞟着窗外,三皇子也不以为意,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又给季雨菲也倒了一杯,然后招招手叫她


    “放心吧,外面有人,上面也有人。”


    啥?所以这是对我瓮中捉鳖么?nnd,刚才还以为人都撤了,原来就是为了诳我啊!


    还有,这种偏僻的地方怎么还备着茶水?


    看着三皇子手里端着的茶杯,季雨菲顿时一阵寒意涌上心头这茶水里应该有毒吧?


    杀人灭口一瞬间啊,果然在这里等着呢。


    唉,看来今儿出门对自己不利,早上何梦瑶给自己的那张字条,明摆着就是老天爷给的预警啊!


    季雨菲感觉自己在做垂死挣扎,强笑着摆手“没事,我不太口渴,你自己喝吧。”


    三皇子见状,笑着把手里端着的那杯一饮而尽,然后慢悠悠地看着手里的空茶杯说了句“你要怕茶水有问题,就坐下陪我说会儿话吧。”


    既然人家话都说到这个地步了,季雨菲觉得自己也就不用再徒劳地想着逃跑了,反正都是枉然,便一脸大义凛然地走过去坐下来,盯着隔了个茶几的三皇子恶狠狠地说


    “那你说吧!”


    三皇子却依旧笑嘻嘻的,放下手里的茶杯,又冷不丁地朝季雨菲伸出手。


    好在季雨菲这会儿反应挺快,一侧头给躲了。


    三皇子也不恼,手缩回来后顺势指着窗外那丛芭蕉笑着跟季雨菲说“其实从墙头往下看,你躲那儿挺明显的,红衣绿叶,相映成趣。”


    原来如此,季雨菲不禁低头看了下自己的衣服,今儿是伴娘,穿的自然是红色系,躲在绿色的芭蕉树下,确实挺醒目的。


    不过,三皇子这话,听着怎么有些调侃之意啊?合着自己现在是瓮中之鳖了,就任由你戏弄了是吧?季雨菲心一横,再次恶狠狠地对着三皇子开说


    “所以呢?怎么着吧?我是躲在那儿了,是被你们给发现了,但是我又不知道你们是谁,会留在这里这么久!我只是看到冒烟出来找我爹的!我怕他醉酒睡过去了没察觉!”


    “再说了,虽然我躲在那里,但你们在说什么我根本听不到,你自己可以走过去试试,你们刚才说话那么轻,哪里听得到!”


    “我跟你说,陈长安,我今儿也是为了给你妹当伴娘才来的,你妹这府邸,还是我爹当初给督造的。结果我爹现在还不知道怎么样,然后你,你竟然就要灭了我,呜呜呜…”


    七分是后悔刚才私自出来和惧怕死亡的真,三分是依旧带有幻想三皇子会放过她、所以想赶紧示个弱的假,季雨菲说到后来就哭了起来。


    没想到自己穿越过来成功收获了亲情友情和爱情,还没来得及细细品味呢,竟然就要被个死变态给灭了,太不服气了,太不甘心了!


    越想越伤心,眼泪都止不住啊。


    “好啦,别哭啦!”捂着脸的双手被拿了下来,泪眼朦胧中是三皇子那张难得不笑了的俊脸“不过是逗逗你嘛,怎么就哭起来了呢?”


    季雨菲虽然依旧在抽噎,但脑子还是清醒的,一听这话,立马问回去“什么意思?你只是逗我,不会灭了我?和我爹?”


    “灭?”三皇子被这个词给逗笑了“还你爹?你平常都这么称呼你父王的么?倒是挺可爱的。”手一伸,又朝季雨菲的脸上来了。


    季雨菲便只好又一侧头避过,这都什么臭毛病啊,算了,性命要紧,先不计较这些小细节了“那要没事,要不我就回去了?你妹,哦不,二公主,不是等下还要拜堂成亲么?想必时辰马上就到了!”


    谁知这话一说,三皇子竟然大笑了起来,一边笑还一边指着季雨菲说“你果然是没听到什么,哈哈哈!”


    。
您正在阅读《一滩鸥鹭记》的章节:第四百六十九章 婚礼(十)
手机阅读地址:https://wap.43xs.com/read/324/324263/79353699.html
【高速文字首发 WwW.43xs.com 风雨小说网 手机同步阅读 m.43xs.com】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