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此番病的好尴尬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木樨香浓月渐圆,转眼就要到中秋。


    楚腰馆的人忙着打点过节的东西,每年到这个时候都要给各位恩客送去一份礼物,算是旧俗了。


    往年苏好意都要忙前忙后,可今年她没有动手,原因是身体不适,她的屁股现在越来越疼,已经影响到行走坐卧了。


    原本以为是被踢的,但打架那事已经过去很久了,绝不可能是因为这个原因。


    她自己看不到,伸手摸了摸,发现肿了一大块。以为是虫子咬的,但一琢磨又不像,因为只是单纯的疼,并不痒。


    过了两天,那里疼得越发厉害,火烧火燎的。苏好意都不敢走路了,只能趴在床上。


    姹儿姨上来看她,见她实在疼得很了,十分担心,说道:“脱下衣服来我看看。


    苏好意害羞不让,姹儿姨打了她的手一下,说道:“我是你娘!跟我有什么好害羞的。”


    苏好意没办法,哼哼唧唧的褪了裤子,姹儿姨一看,屁股上肿了老大一块,足有手板大,伸手碰了一下,把苏好意疼得狼嚎鬼叫。


    “这可怎么办?总得找大夫来看看。”姹儿姨说。


    “大夫来了可以号脉,可以开药,但绝对不可以看那里。”苏好意紧张地说。


    “你娘还没老糊涂呢!”姹儿姨说道,她当然知道那里不能看,一看就露馅儿了。


    于是请了一位赛华佗来,这老先生有六十几岁了。给苏好意号了脉,又听姹儿姨说了症状。


    说道:“八郎就是虚火太旺了,应该是起了毒痈。”


    苏好意觉得他说的有理,这段时间她吃了太多辣的东西,又是鱼肉又是羊肉,全都是发物,何况秋天本来就燥,虚火乱窜,就起了毒疮。


    “那您看,给开几副方子吃可能痊愈吗?”姹儿姨赶紧问。


    赛华佗捋着山羊胡子说:“毒痈这东西可大可小,若是治疗不当,毒气攻心是会要命的。况且如今这疮已经起了,单用内服的药是不行的,必须要外治。”


    “外治怎么治啊?”姹儿姨道:“她可不让人看。”


    “不让看,那可治不了!这东西得动刀才成。”赛华佗摇头道:“我行医几十年,这毒疮只有一个法子,就是用刀割开皮肉,放出里头的毒血来。再配合着内服药,才能治好。光用内服的药,若是未病时还好,既然这毒疮已经起了,是在皮肉上,药力是到不了的。”


    姹儿姨还有些犹豫,毕竟关系到性命,可苏好意却把头摇得像拨浪鼓一样,说道:“不行不行!娘快让他出去吧!”


    姹儿姨也知道苏好意的顾虑,她这个毒痈长在左屁股上,还是靠下的地方,确实尴尬。


    送走了赛华佗,姹儿姨的心像在油锅里一样,不知如何是好。


    这时软玉在旁边说道:“您老这是慌什么?不是还有兰台公子吗?”


    一句话提醒了姹儿姨,拍手道:“果然的,兰台公子说不定有好法子。”


    苏好意听了,又连忙拦道:“不要去找兰台公子,不要找他!”


    上次姹儿姨病了,苏好意是硬着头皮去找司马兰台的。人家什么也没说,就给尽心尽力给治了。


    可苏好意明白人家那是出于医者的本分,绝不是因为自己怎样。她不想因为自己再去叨扰司马兰台,更何况自己这个病病得特殊。


    可挨到晚上,苏好意疼的越发厉害。不但屁股疼,整个下半身都疼的要命。她吃不下也睡不着,并且整个人开始发起烧来。


    姹儿姨怕极了,什么也顾不得,直接就去找司马兰台。


    还没等到医馆,在半路上就碰见了。


    姹儿姨是认识墨童的,墨童也认识她。当即站住脚,问道:“这么晚了,您老这是到哪里去?”


    姹儿姨急得一头的汗,说道:“我就是要找公子救命的。八郎她病了又不许别人治,没办法,我来问一问公子可有没有好法子?”


    “八郎怎么了?”这时坐在车里的司马兰台掀起了车帘。


    姹儿姨叹息了一声,说道:“这孩子的屁股上生了个毒疮,可她不许任何人看。别的大夫说得动刀才行,此外也没有别的法子。我就想问问兰台公子,能不能不看那里也能把她的病治了?”


    司马兰台微微沉吟,随即说道:“办法我有,不过今天不成。”


    姹儿姨听了他的话,不啻听了赦免的圣旨,拍着胸口道:“我的神天大老爷!总算遇上有法子的了!可八郎现在疼的要死,有没有法子先缓一缓疼痛呢?”


    司马兰台开了一副药,让墨瞳抓了,给姹儿姨回去。让她先给苏好意煎服,又说自己明天一早会到楚腰馆去,因为想要治好苏好意的病,得需要用到一些东西,而现在还不齐备。


    苏好意没能拦住姹儿姨去找司马兰台,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她原本打算着自己和司马兰台既然不是一路人,那就路归路桥归桥。可是却总有事情让她不得已去牵扯对方。


    姹儿姨回去之后急忙将药煎了,让苏好意服下。


    说道:“我的儿,你放心吧!兰台公子说了他能治,你再挨一晚上。”


    药效起了之后苏好意迷迷糊糊地睡着了,睡眠能大大的减轻疼痛。


    第二天,兰台公子如约而至,带来了一张特制的椅子。他让姹儿姨准备出一间暗室,将这椅子安放在里头。


    然后他到暗室里在椅子上铺满药粉,随后退了出来。


    他出来后姹儿姨再扶着苏好意进去,把门关了。


    暗室里连窗户都没有,所以就避免了被人偷窥。苏好意仔细看了看,那张椅子只能容得下一个人坐上去。椅子面是凹陷下去的,大约有两三寸的样子。上面铺了满满的药粉,粉末十分细腻,就像茉莉香粉一样。味道也很好闻,带着冷冷的香气,还有一点中药味。


    苏好意脱掉下身的衣裳,姹儿姨扶着她慢慢坐了上去。


    火辣辣的肌肤接触到药粉之后顿觉十分凉爽,苏好意长长嘘了口气,总算能好过些。


    一刻钟后,苏好意起身穿好衣裳,走出了暗室。


    药粉每天一换,都是司马兰台亲自动手,不许旁人插手。
您正在阅读《玉金记》的章节:第49章 此番病的好尴尬
手机阅读地址:https://wap.43xs.com/read/330/330684/80843608.html
【高速文字首发 WwW.43xs.com 风雨小说网 手机同步阅读 m.43xs.com】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