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神龙脚下,蚂蚁可奈何?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苍落市,凌晨1点,夏荷从床上起身。洪伟在客厅的沙发已经熟睡,不在洪伟的怀抱里面。她根本没有睡意,她静悄悄的打开门,从自己家出来。打开电梯,不想再洪伟的附近去捕食。


    “叮!”,电梯到达一层,她走出公寓大楼。在凌晨的大街上走着,灯火通明,就算是晚上。这里还是有人在街上吃着夜宵,有人灯红酒绿,有人纸醉金迷。


    这个时候几个身穿斗篷,裹得严严实实的人走过。夏荷和他们擦肩而过,夏荷在那几个人走远后转头看向他们离开的地方。她敏锐的感官捕捉到了一点点危险的信息,她眼里瞳孔紧缩。她回过头,来到一个酒吧里面。摇滚的音乐,摇晃着自己的身体的人群。她在静静的走到这些在热舞的人群中,扭动自己灵活的身体。耳边捕捉着音乐的节点,她跟着音乐的鼓点舞动自己的身体。


    马上她便成了所有男人的目光的焦点,一个男人大胆的从她的身后,贴着她的身体。暧昧的摩擦着,摇摆着。


    夏荷出现一点点香汗的身体,男人脖颈紧贴着的一点点汗水。皮肤被汗水润滑着,一点点相互摩擦着,荷尔蒙在空气中疯狂的散播,如同酒精的味道一样让人迷醉。


    男人们都贴近身边的女伴,在疯狂的音乐里面热舞。跳动,摩擦,暧昧,充斥着这里。那个紧贴着夏荷的男人抓着夏荷的手臂,把夏荷拉走。


    他从酒吧的后门出来,他看着夏荷也不反抗,嘴角扬起得意的笑。酒吧的旁边就是酒店,他把住夏荷纤细的腰肢来到酒店的前腿“来一个单人间!”,一边说着,手开始在夏荷的腰肢附近摸索着。他迫不及待的拿着房卡,把夏荷的腰一搂,往电梯里去。在电梯里面,他的舔着夏荷藏在头发里面的小耳朵。然后嘴巴在夏荷的侧脸一点点的吮吻着,一直到夏荷的嘴角。电梯到达了楼层,他把夏荷抱起来,往自己的房间而去。


    刷开房间的门,用脚把门踢关上。手在夏荷身上四处探索着,摩擦着,吮xi着夏荷的脖颈。迫不及待的去tuo夏荷的衣服,他吻住夏荷的嘴唇,舌头去寻找夏荷的小舌。


    感受到了男人的嘴唇和舌头,夏荷皱起眉头。她的眼睛里面出现了讨厌的目光,原来或许她自己也不在意。但是自从和洪伟在一起之后,她开始讨厌男人过分的探索她的身体。


    她把男人伸进来的舌头直接咬断,她甚至没有把舌头咬碎,直接吐掉。就好像吃到了什么非常肮脏的食物。男人颤抖着,嘴里血液如同口水一样涌出。他想要大叫着逃离,结果夏荷一把抓住他的喉咙,把他的声音捏碎,双手握紧,把男人的喉管直接给撕了下来。


    她看着手中鲜血淋漓的喉管,嫌弃的扔掉。她手插进


    a


    人的锁骨处,把锁骨握住,然后把锁骨撕下来。带着一些胸部的肌肉,她拿着锁骨啃着上面的肉,像是在吃鸡锁骨一样。
    不久她穿着一身t恤从酒店的房间里出来,那是男人未被污染的t恤。


    刚刚的房间的床下,是恐怖的残骸和支离破碎的身体。


    她走在回家的路上,夜晚的风吹动她的头发。她单薄的t恤被吹的贴着身体,把她的身材一点点印出来。她的头发在风中飘散,一点点的慵懒出现在她的眼里。也许是因为刚刚的进食,自此待在洪伟的身边,她进食之后就会出现这种慵懒的感觉。


    她悄悄的回到家里,洪伟正侧躺在沙发上熟睡。她看着洪伟的睡脸,一点点的口水从他的嘴里流出来,睡的乱糟糟的头发。她擦擦自己刚刚被人吻过的嘴唇,轻轻的吻了一下他的脸。嘴角洋溢起一点点她自己都不懂的微笑,她也躺上沙发,往他的怀里钻去。抱着他的腰,把头埋在他的胸膛里面。


    闭上眼睛,慵懒的睡意出现,她渐渐的入睡。洪伟在睡梦中,双臂不自觉的抱紧怀里的人儿。两人依偎着,也许在梦里,他们又见彼此。


    梦里她站在一片血红的彼岸花的花海里面,笑容灿烂甜美。阳光照在她的脸上和这片血红色的花海上,让血色都变得温暖而明亮。


    第二天,太阳照常在苍落市升起。洪伟睁开眼睛,感受到了在他怀里的人儿。他看着她的睡脸,在阳光下是那么的明媚。他手轻轻的抚摸着她的脸,大拇指的指尖轻轻的抚着她的嘴角。他控制不住自己,轻轻的吻下去。她也慢慢的睁开眼睛,看见稳她的洪伟,然后闭上眼睛回应着洪伟的吻。她的眉头舒展,享受着这一刻。


    洪伟吻了一会儿,离开夏荷的嘴唇,他吻夏荷的时候,尝到了一点点腥腥的铁锈味。不过他没有在意,他抚摸着夏荷的秀发“对不起,我没刷牙就吻你”。夏荷把头埋在他的胸口,摇了摇头,表示没有关系。她蹭着他的胸口,汲取着他怀中的温暖。洪伟,笑着站起来抱起她在早晨的阳光里面转一圈。把头埋在她的秀发里面,贪恋的吸取着她的气息。最甜蜜不过此刻。


    他抱着夏荷,在手机上订了早餐。夏荷慵懒的躺在他的怀里,懒得动。他倒是愿意一直抱着夏荷,任由她多懒都没关系。不久外卖员敲门,他一只手搂着怀里的夏荷,一只手打开门。送外卖的看着这一对腻在一样的情侣,早上送餐还吃一嘴的狗粮。


    他把早餐放在沙发的茶几上,头搭在夏荷的肩膀上,双臂撑着夏荷的腋下,把早餐打开“夏夏,吃饭了”。夏荷任性的把头蹭了蹭洪伟的脖子,表示不想动手。洪伟笑着摇摇头“你懒死算了”。他舀起一勺粥在嘴边吹了吹,轻轻的尝了尝,不烫。然后再把粥送到夏荷的嘴里,夏荷倒是吃什么都香的很。最后所以的粥都下了她的肚子,洪伟把包子咬了一半,自己吃一半,另一半喂给夏荷。


    吃完早饭,洪伟抱着夏荷用手机看着最近的电视剧,带着夏荷一起看。这两天苍落市在恢复,他们也不用上班。甜蜜的时光一点点的流淌着,一点点甜蜜的小动作,一点点甜蜜的画面,甜蜜的记忆被储存在大脑里面。


    夏荷一天都躺在洪伟的怀里,她今天格外的慵懒。下午4点,洪伟“夏夏,你得动一动了。身体会生锈的,去换衣服吧。我们去外面吃个下午茶”。她慵懒的看着洪伟,洪伟“夏夏,出去走走吧。好不好”,他一点点的梳理着她的发丝,宠溺的问着。她可爱的对他眨一眨眼睛“好吧,我去换衣服,你想要看什么样的呀?”,洪伟脸红的抓了抓后脑勺“连衣裙吧,我喜欢看你穿裙子”。


    她慢慢的从洪伟的怀里起身,走到卧室里面。她也不关门,就在衣柜里找了衣服开始换。洪伟不由自主的眼睛瞄向卧室里面,看见她美好的身体。只不过她的胸口有一个像巨大的伤痕一样的圆形凸起。洪伟感动她毫不避讳自己,脸红的看着她完美的身材,但是也心疼,他不知道她为何胸口会有那么恐怖的伤痕。他鼓起勇气,来到卧室里面,来到她的身边。夏荷看着他来到自己的身边,她已经tuo掉了所有的衣服,把自己呈现在洪伟的眼前。


    洪伟心疼的抱住她,把她赤罗的身体裹住,手轻轻的抚摸她胸口的那个像是伤痕一样的凸起。夏荷的眼睛对着洪伟眨巴着,他看着她的眼睛,忍不住吻在她的嘴唇上。一点点的暧昧的气息在两人之间回荡,他也tuo下自己的衣服,赤罗相对。他没有什么完美的肌肉,甚至有一点点的小肚腩。他红着脸抱着夏荷,夏荷也回应着他,既没有嫌弃也没有多余的动作。两人的第一次就这样发生了。结束之后,他躺在床上捧着她的脸,心中的爱意如泉涌。他不知道自己上辈子是不是拯救了世界,可以遇到怎么好的女孩。他抱紧夏荷,就好像生怕一放手她就会消失一样。他又珍惜,又有点害怕,他蹭着她的秀发,无比的宠溺和怜爱。


    下午,他牵着夏荷来到街上。夏荷穿着一身白色的连衣裙,非常的明媚。洪伟也不再害羞,他紧紧的牵着夏荷的手。他爱她,夏荷都不嫌弃他。他又何必自卑,反而对不起夏荷。这个时候,有几个身穿着潮牌的富二代开着跑车从在市中心炸街。他们开着跑车却慢的可以,跑车轰鸣的声音在街道回响。他们开到这里,看到洪伟旁边的夏荷。把车停下,几个人吹着口哨“嗨!美女,来我车里吧”,他们似乎无视了夏荷身边的洪伟。


    夏荷头都没有动,她往前走着,带动牵着她的洪伟。她似乎听不见这几个富二代的挑逗,连洪伟都停下了。他没想到夏荷连吊都不吊那几个人,夏荷走到停下的洪伟的前面。手带动着洪伟往前走,洪伟嘴角扬起一点点微笑。夏荷有时候就是有点不解风情,但是这时候就显得非常的可爱。


    那几个富二代车慢慢的跟着夏荷的脚步,跑车使劲的轰鸣了几声。想引起夏荷的注意,但夏荷就好像听不见一样,慢慢的走着。她皱起眉头,有点烦,耳边的轰鸣声非常的刺耳。那几个富二代不罢休的开到夏荷的前面,停下车。从车上下来,来到夏荷的身边。继续无视洪伟,吹着口哨“美女,想不想去别墅里面坐一坐?我的车很快的,一会儿就到”,几个人拦住夏荷,向夏荷抛了个媚眼。


    夏荷眼睛看着这几个,自我良好的富二代,低沉的说了一声“滚!”。声音低沉,却十分清楚,好像在人的心底响起一样。她眼神已经发出令人战栗的目光,在她的眼里,这几个食物非常的碍眼。几个富二代脸一下子就垮下来了,他们居然伸手准备去抓夏荷的肩膀。洪伟已经挡在夏荷身前了,他准备保护夏荷。


    谁知夏荷的手从洪伟的身后抓住那个人上来的手腕,她一用力。那个人“啊————,你放手,好疼!”,他整个人疼得跪了下来。另几个人上来,夏荷把那个人的手抓紧,然后把他当鞭子,把那个人整个身体挥舞起来往上来的人身上打去。那几个人被打的躺在地上起不来,那个被当成鞭子的人更惨,在地上痛苦不堪的挣扎着。


    洪伟是见过夏荷的怪力的,他向地上的几人耸了耸肩“谁让你们招惹我的怪力女友,自作自受”。他牵着夏荷走了,他看着自己的“怪力女友”,嘴角是忍不住的笑。夏荷看见他笑了,也跟着笑了。那笑容在阳光太过明媚,洪伟拿出手机抓拍了这个瞬间“我要把这照片成为我永远的屏保”。


    走到一片露天的咖啡厅的桌子旁,他把十指相扣的手放在心口“夏夏,我们在这里喝个咖啡吧”。夏荷点点头,他们坐在这里,洪伟咖啡前台要了两杯咖啡。


    这个时候,几个人也来到了这里。一个长得非常漂亮的男人走在最前面,带着几个人来到这里。这几个人非常奇怪,有几个人头上有不知道是装饰的还是真的耳朵,非常的逼真。一个男人牵着一个穿着红色衣服的女人,男人非常帅,但是脸上有一道伤疤。让他填了几分硬汉气息,他和他牵着的穿着红色衣服的御姐说着话。两人头上有一对很大的灰色的几乎一样的尖尖的耳朵。一个女生头上有一对尖尖的角,她一边走着还在和一个头上和耳后有着红色的羽毛的男生说着话。然后一个看起来有点猥琐的人,在和一个有猫耳朵的女生搭话。然后她旁边的一个有着圆圆的耳朵的女生不屑的隔开两人。众人后面还有一条巨大的拉布拉多犬,跟在众人身后吐着自己的舌头。


    这几个怪异的人看到这个风景不错的咖啡厅,坐到洪伟的旁边。实在是太奇怪,他忍不住看了几眼。而夏荷的把洪伟去看几人的头用手扭过来,她摇摇头,让他不要去看那几个人。她用只有他身边的洪伟能听见的声音“危险!那几个人非常的危险!不要看他们!”,她双手把洪伟的头固定在面对这自己的方向。洪伟和夏荷的眼睛相对,处变不惊的夏荷居然有了一丝慌张,她把自己和洪伟的存在感都压低。


    这个时候,那几个夏荷昨晚遇见的那几个穿着斗篷的人,出现在街角。那个非常漂亮的男人“有玩家来找茬啊,我感受到了黑暗的气息。黑暗公会居然还有余孽进入决赛了?”,他站起来挡住那几个身穿斗篷的人的去路,所有人都来到他身后。


    按个为首的穿着斗篷的人“秋恋柔!又是你!这一次我绝对不会放过你,你居然把我的老师伤成那样!他到现在还昏迷不醒!”。他把斗篷的帽子摘下,阴翳的双眼,盯着秋莫。他向身后的人说着“他是我们黑暗公会的大敌,这次务必让他感受黑暗噬心之苦,灵魂碎裂之痛。方解我心头之恨!”


    那个男人“系统,擂台站!”,秋莫“擂台战?好啊,那就来吧!”


    系统“擂台战!本次决赛的特殊战斗方法,双方战队必须派出一位玩家和两位觉醒者应战。必须三场战斗都打完才会有结果,就算两胜,也要打完最后一场!最后三场皆胜的一方胜利,另一方全员淘汰!”


    秋莫“我方出战,玩家秋恋柔,觉醒者灰钛狼,觉醒者陶紫龙”,洪伟看着那个非常漂亮的男人,那个脸上有疤痕的帅气男人,还有那个头上长角的女生站到街道的中间。黑暗公会的那个男人“我方出战,玩家亡,觉醒者林玲,觉醒者巨蜥”。


    系统“第一场玩家秋恋柔对玩家亡!无战场限制,现在开始!”。


    洪伟当然听不到系统的声音,他只是看见那个漂亮男人和一个穿着斗篷的人开始战斗。漂亮男人右手变成了一副骨爪,而那个身穿斗篷的人手心捧着一颗漆黑的珠子。


    亡“暗黑亡灵之法球,召唤!亡灵狂战士!”,他身前的地面破碎,钻出一个身穿冒着黑气的铠甲的骷髅。骷髅手中有一把巨大的拖着地面的大刀,刀拖着地面,带出一道漆黑的痕迹。它每走一步都在地上留下个冒着黑气的脚印,向秋莫而去。他挥起大刀向秋莫砍去,秋莫闪避。刀居然像有追踪一样,跟着秋莫的方向砍去。


    亡“它的刀有绝对命中性!你逃不掉的!”,秋莫身边的防护罩居然没有挡住刀,这刀居然如同不存在一样,透过了护罩。秋莫的手臂被外骨骼包裹,他用手臂挡向大刀。


    “叮————”,刀刃撞在外骨骼上,外骨骼居然开始裂开,刀砍如秋莫的手臂。一点点黑气在侵蚀着秋莫的手臂。这个时候秋莫身上燃起熊熊的红色烈焰的把黑气燃烧,一个美丽的女子出现在秋莫的身旁。她眼睛盯着这个亡灵生物和拿着亡灵法球的亡“你们居然伤了他!”,她双手中燃起同样漆黑的火焰,蹲下把火焰触到大地“焚地业火!”,大地上燃起黑色的火焰。亡灵狂战士被立刻焚毁,亡用手中的法球悬浮“黑暗屏障!”。他周身出现了黑色的护罩,业火接触到护罩,护罩居然像纸一样燃烧起来。亡手中的法球被业火直接焚毁,他在业火之中“下次,我一定!”,话还没有说完便灰飞烟灭。、


    小柔焦急的来到秋莫的身边,秋莫“没事,没想到那个小家伙居然还会护主”。他手臂上一个甲壳已经开始发黑的小甲虫出现在秋莫的手臂被砍到的地方。秋莫“我当时立刻把另一层外骨骼又包裹在它的甲壳上,它也没事。你放心吧”,秋莫在小柔的额头一吻。小柔逗了逗小噬星甲“小家伙好样的!”,她对秋莫一笑“那我回去了”,秋莫点头“嗯”。小柔消失。


    系统判罚,“第一场,玩家秋恋柔获胜!第二场,觉醒者灰钛狼对觉醒者巨蜥!”


    黑暗公会那边出了一个非常高大的人,他撕开斗篷,庞大的躯体,他的头上也长了一对角。他背部一用力,一对翅膀出现。他“来感受一下龙之力吧!”,他的双臂长满厚重的鳞片,手变大,五根手指变成三根,然后长出爪子。


    背后的陶紫龙“龙?你着也算是龙吗?”,她眼中金色的光芒绽放。那个本来要飞去的人居然立刻被压回地面。他双膝跪地,无法站起,身体在战栗着。秋莫“伪龙罢了,连真龙都不是”。灰钛狼“唉,这就没有意思了啊。我还想自己来玩玩的”,陶紫龙“好啊,你自己玩吧”。


    她龙威收回,那个人颤巍巍的站起来。不敢看陶紫龙,灰钛狼“没意思”。他双手变成狼爪向站起来的男人挥去,男人双臂挡在身前。灰钛狼轰击在他的上臂上,鳞片碎裂。灰钛狼“震荡!”,他的拳头居然开始震动,无比快速的震动。男人整个人从手臂开始跟着灰钛狼的拳头一样震动,他们的震动频率原来高。看起来两个人没怎么动,但是他们脚下的大地开始裂开。想蛛网一样的裂痕向他们的四周蔓延。众人退后,夏荷快速的把洪伟抱起,往后退去,被波及后果不堪设想。


    最终裂痕停止,灰钛狼也停止自己的震荡。他拳头离开巨蜥,巨蜥像被定格了一样,一动不动。


    “啪————”,他身上的鳞片碎成了渣,从身上脱落。“嘭!”,翅膀碎裂。身上慢慢的出现裂痕,他身体直直的倒下,身上是一道道的裂纹,他的内脏已经碎了。灰钛狼“哼,我当初可是把那个大虫子就怎么震死的。你还太嫩了”。


    系统判罚“第二场,觉醒者灰钛狼获胜!第三场,觉醒者陶紫龙对觉醒者林玲!”


    一个挺矮的人从黑暗公会的人里面出来,他出来的时候另一个人拉住了他。冰蓝蓝“小心啊,那个长角的女生不简单的。你一定要平安的回来!”,林玲“嗯,我会小心的”。


    他脱掉斗篷,一个个子不高,脸非常秀气的男人。但是不知为何,他的眼里是无情的冷漠,没有青春的活力和单纯,有的只是死寂和黑暗。他的站到已经开裂的大地上,对面的陶紫龙“哦,是个小男生呢。你瘦小的身体可以抗住我的攻击吗?”


    他双眼变得漆黑,身上出现了许许多多的甲壳。甲壳上的黑色把周围的空气都污染,他的双臂变得非常细,嘴唇两边出现了两个口器,头上的触角漆黑。


    秋莫“蚂蚁?居然是蚂蚁?”,邹凤“陶子,你小心!蚂蚁可不简单,小小的蚂蚁的力量可不能小觑。如果他的力量比例是蚂蚁的话,那就不好对付了!”。


    陶紫龙侧过头,眼角看着邹凤“我知道了,谢谢你!”,她头转回去,然后手臂抬起向身后的邹凤竖起一个大拇指。刚刚的一路上邹凤展现了自己对于生物学知识的了如指掌,而陶紫龙又正好对一些奇奇怪怪的动物挺感兴趣,两人聊得很开心。


    她身上紫色的鳞片附体,在阳光下。这些鳞片显得异常的璀璨,就好像阳光在渲染着她的鳞片。林玲从原地忽然消失,出现在陶紫龙的背后。结果陶紫龙几乎瞬移一般的身体向右边平移,因为速度太快了,所有看起来就是瞬移。林玲拳头没有打到,他又消失,这一次陶紫龙把忽然把手往前伸出,抓住了一个纤细的拳头。林玲无往不利的拳头没有打破陶紫龙的手,她的龙爪把林玲的手牢牢的抓住“小蚂蚁,速度倒是挺快的嘛。可惜我可以看得见哦”,林玲的手颤抖着,却无法挣脱陶紫龙的掌握。他另一只手向陶紫龙的心脏袭去,陶紫龙直接一脚踢在林玲的肚子上,他被踢飞,撞在了一旁的街道的建筑上,撞破建筑,留下一个洞。


    陶紫龙在原地不动,林玲撞破建筑的墙壁出现。他几乎全身被漆黑的甲壳包裹,刚刚腹部碎裂的甲壳重新恢复了。林玲如同一道黑芒掠过空气,如果是肉眼几乎看不见他的轨迹。他握紧拳头带着加速度向陶紫龙袭去,陶紫龙双脚踏地,龙爪握成拳头。她的双脚似乎把这片大地踩得塌陷,然后手臂收缩,用力向一个方向挥出一拳!


    “轰!!!!!!!”,龙拳和蚁拳碰撞,她自己被反作用力直直向后面滑出三米。鞋子磨破,她脚底在地面擦出了火花。而林玲想被打击出去的棒球一样向咖啡厅的方向飞去。


    夏荷赶紧把还在目瞪口呆的看着战斗的洪伟驼起来,逃出这条街的范围。林玲就捅破纸一样撞破墙壁,一层又一层,他撞破了5条街的建筑才停下来。在一个网吧门口旁边的墙壁上,他陷入墙壁,整个墙以他为中心,出现如同蜘蛛网一样的裂纹。


    他挣扎着从陷入的墙壁里面起身,他的右臂已经折断了。什么到处是骨裂的痕迹,他头摇晃着。他敲了敲自己不太清醒的脑袋,身体晃了晃。他摆一摆脑袋,脚踩大地。整个人跳跃而起,他飞跃建筑的楼顶,回到那条街上。


    陶紫龙看着,拖着断掉碎裂的手臂回来的林玲。陶紫龙“放弃吧!你战胜不了我的!”,林玲只是接着走向陶紫龙,他知道他无论如何都不能认输,因为冰蓝蓝的命就握在那个男人的手里。一旦他认输,冰蓝蓝便会彻底死亡。他断裂的手臂随着前进的步伐慢慢的摆动着,已经脱臼了。


    蚂蚁只知道向前,从不退后!


    他再一次冲向陶紫龙,“嘭!!!!”,被拳头打飞。


    他站起来,再一次冲上去,“碰!!!!”,被踢飞。


    “啪!!!!”,被扇飞。


    “空!!!!”,被锤飞。


    陶紫龙“既然你锲而不舍,那就不要怪我了!”,她把再一次冲上来的林玲,“嘣!!!!”的一身踢上天空,她飞起,追上急速升空的林玲。然后在林玲的身上再次龙踏,才空中把林玲踢向西边的天空,她接着追上林玲。接着在他身上龙踏,每次踢都换一个方向。


    洪伟看向天空,陶紫龙和林玲已经非常小了。只见一个璀璨的光点,和一个黑色的芒点在撞击着。璀璨的光点撞击一下,然后追上已经换个方向的黑点,再撞击一下。


    由于速度太快了。他们飞行的轨迹都变成了点画成的线一样,那是一种什么场面呢?


    就像一个闪着光的点和一个黑色的点形成的线条,在天上写着一笔一划的字一样。字体没有弧度,非常的刚硬。


    终于在一次陶紫龙追上林玲之后,她脚踏着林玲的身体向战斗的街道急速坠落。


    秋莫“所有人都后退,退出街道的范围。快!”,他看着下坠的陶紫龙和林玲,向大家喊着。夏荷抬头看到下坠的陶紫龙,立刻从洪伟的背后,把还在看着天空的陶紫龙和林玲的洪伟扛起来,向远离战斗街道的远处奔去。


    “轰!!!!!!!!呜!!!!!!!!!!”


    她脚下的林玲把大地直接砸的塌陷了下去,就像坠落的陨石一样。以陶紫龙和林玲落地点为中心,大地开始塌陷,街道两边的建筑都塌入了塌陷坑当中。塌陷的范围直到波及三条街之后才停止,而塌陷坑的最深处已经离地面有5百米之深。


    这个时候,被黑暗公会拉走的冰蓝蓝,脱离黑暗公会的人,连滚带爬的往塌陷坑的中心而去。


    在塌陷坑的中心,陶紫龙踩着林玲的那只脚已经深入林玲的腹部。他身上的甲壳碎成一片片的,他的腰椎被踩的塌陷。他身体颤抖着,挣扎着,他口中血沫,从脸颊的两边流到地上。他头在抽搐着抬起,他漆黑的双眼还盯着陶紫龙。他已经裂的不成样子的手臂,慢慢的抬起来,捶打着陶紫龙的腿。


    陶紫龙看着已经不成样子的林玲,眼中出现了钦佩“你是个战士!我敬重你!作为战士最后的尊严!我会亲手结果你的性命,结束你的执念和痛苦”。林玲已经碎裂的手臂只是慢慢的锤着,陶紫龙的腿。


    陶紫龙抬起龙爪,握成拳头。向林玲的胸膛挥去


    她的动作不快,因为林玲已经没有反抗的力量了。结果一个人忽然从出现在林玲的身上,她护住林玲的胸膛,陶紫龙瞬间止住了自己的拳势。


    冰蓝蓝已经垂死的林玲抱起来,她的喉咙发不出声音只能“呜呜呜呜”。她的泪腺已经干涸,流不出眼泪。她死死的抱着林玲,不放开。


    林玲搭在冰蓝蓝肩膀上的头颤抖着,他的颈椎已经没有力气了。他把碎裂的手臂颤巍巍的搂住冰蓝蓝,支离破碎的声音从喉咙里面挤出“你不要,活着我要你活着。走,走,走”


    他把想把冰蓝蓝推走,奈何已经破碎的身体,使不出力量。他挣扎着,在冰蓝蓝的怀里颤抖。他身上的血,嘴里的血沫,流淌到冰蓝蓝的身上。


    冰蓝蓝,就这样抱着他,死死地抱着他。这一刻没有什么可以把他们分开,死亡不行,毁灭也不行。走到末路的林玲,和陪着他的冰蓝蓝。


    陶紫龙“你们一定要一起死吗?”,冰蓝蓝看着陶紫龙,眼里是哀求的目光。


    陶紫龙“他这样已经不可能再活下去了,既然你带着和他一起死的觉悟。那我就成全你们,不过既然你们连死都要在一起。我就为你们办一场轰轰烈烈的葬礼”。


    她一只手把住冰蓝蓝,一只手把住林玲。带着他们升空,她加速把两人紧紧拥抱的身体抛向高空。眼中出现金光,她的浑身上下都充满了神龙的气息。然后变成了一条神龙的虚影


    大地上看,一个龙的虚影在天空中出现,然后龙口向那两人而去,将两人吞入口中。


    神龙天葬!


    在天空中,冰蓝蓝抱着已经没有气息的林玲,心里想着“如果来世我们还可以遇见,希望我可以一眼就认出你”,她眼中流出了本来已经消失的眼泪。


    相爱成殇


    。
您正在阅读《危诡游戏》的章节:第七十二章 神龙脚下,蚂蚁可奈何?
手机阅读地址:https://wap.43xs.com/read/332/332847/81425871.html
【高速文字首发 WwW.43xs.com 风雨小说网 手机同步阅读 m.43xs.com】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